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琉夏也就懒得动手了。

他转过身,带着Lancer和格蕾,向着城堡深处走去。

他可以感知得到,在这个城堡的深处,有着像是诅咒的根源一样的东西存在,那里应该就是间桐樱的所在了。

Lancer和格蕾对视了一眼,看到那红外套Archer也确实正占据着上风,也就没有多管闲事,跟在琉夏的身后,走进了城堡内。

“哼,不需要帮忙吗?”

咒腕哈桑闻言,不由得轻哼了一声,白骨面具之下的双眼中浮现出冷色。

“若是他们几人留下的话,那在下也只能选择撤退,但可惜,你的傲慢害了你!”

他的话语显得信心十足。

“真的是这样吗?”

红色的Archer暗暗警惕着,口中则不服输地道:“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呢!”

两人之间的战斗逐渐白热化。

…………

美丽动人灵动少女清甜气质写真集

城堡的深处。

漆黑的诅咒形成了无尽般的黑泥,从空旷的大厅向四方流淌出去。

在这大厅的中央,有着一只巨大的漆黑之茧,看上去有两人高,表面漆黑,仿佛完由诅咒形成般。

若是仔细看去,那些流淌出来的黑泥,其实就是从黑茧的表面流淌出来的,其周围直接形成了一座黑泥的洼塘,这里正是所有黑泥的源头所在。

整个大厅的地面也犹如新雨过后的泥土路一样,被黑泥所充斥着,看起来泥泞不堪。

独属于诅咒的不详气息,也从那黑茧上释放开来,让人不寒而栗,望而却步。

远坂凛和卫宫士郎,一路循着诅咒的味道,快速来到了这大厅之中。

“那个是……什么东西?”

卫宫士郎看着大厅中央的那巨大黑茧,只感觉所有的脏腑都在剧烈颤抖着,大脑在拒绝理解这一切。

虽然一眼就能看出那正是所有异变的源头所在,但那东西的怪异程度也同样超出了人类能够理解的范围。

“难道说……这是彻底成型了吗?”

远坂凛的脸色也彻底变得难看了起来。

虽然看到外面那片诅咒之海的时候,她就有所预料了,但那时她心里依旧抱有侥幸,但此刻,这眼前的异物却将她内心所有的侥幸部击碎。

“卫宫君,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就是樱本人。”

远坂凛神色低沉而沉重,“我们恐怕需要和操控圣杯诅咒的樱打上一场了,给我做好各种各样的觉悟!”

从卫宫士郎处得知了Rider所道出的圣杯战争的真相,远坂凛就已经明白了间桐樱所处的状况,心知她是被圣杯的诅咒附体了。

但没想到,这诅咒的规模居然达到了这个程度。

且不说能不能和樱交手的问题,就算能够和樱大打出手,面对那个规模的诅咒,她都没有能获胜的自信,一个不慎,连自己的性命都会搭进去。

无论是被樱杀死,还是杀死樱,都需要做好相应的觉悟。

卫宫士郎握紧了拳头,紧紧咬住牙齿。

他是来救樱的,绝不是来杀死或是被杀死的。

哪怕事态糟糕到了这个地步,唯独这件事,他绝对不会放弃!

“哦呀?来的还挺快啊,远坂家的小丫头。”

黑茧犹如蠕动的面团一般,逐渐崩裂开来,从中露出了身材高挑的少女的身影。

紫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紫水晶般的瞳孔则变为了血红色,充斥着血意。

身上以魔力汇聚出了黑色的长裙,下摆的部分则如同布条般分叉开来,看起来就如同是虚数黑影终于显露了真身一般。

身体肌肤和衣服上都刻画着大量的猩红色纹路,看上去就异常的不详。

那毋庸置疑,应该是名为间桐樱的少女。

但她看着远坂凛的眼神却充满了居高临下和恶劣的意味,从口中道出的话语也并非是间桐樱本人,而是——

“间桐……脏砚——!”

远坂凛的脸色骤然变得渗人至极,清澈的双瞳之中此刻充满着骇然的杀意。

“是吗……这就是‘容器’的意思吗?你这个不要脸的老不死,竟然敢做出这种事!”

那种语气。

那种口吻。

那种神态。

绝不是间桐樱本人。

而是名为间桐脏砚的老头。

其作为恶意的结晶,就是此刻的“间桐樱”!

“哼哼哈哈哈!连老朽自己都没想到居然会这么顺利啊!”

“间桐樱”的脸上浮现出得意忘形的笑容,极其享受般的张开了双臂,以着贪婪般的神态呼吸着空气。

“年轻的肉体连呼吸到的空气都这么甘甜吗?哎呀,真是让老朽惊到了,没想到和大圣杯连接之后的樱居然会强到这地步啊!要不是老朽跟他说卫宫士郎已经死掉,让她彻底绝望,丧失了活下去的意志的话,老朽说不定还会阴沟里翻船呢,哈哈哈!”

百年的夙愿一朝得逞,间桐脏砚欣喜若狂,同样得意忘形,打心底里享受着年轻的肉体带来的便利。

“把樱还给我。”

在他贪婪地享受着新的身体的时候,平静而又压抑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让他不由得身形一顿,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卫宫士郎……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把樱还给我,你这条腐烂的臭虫!”

无法抑制的怒火从红发少年的身上喷薄而出,老好人的他头一次不加掩饰地释放着自己的愤怒,向着间桐脏砚怒喝出声。

“腐烂……老朽最讨厌这个词了——唔?!什么?”

间桐脏砚的神色骤然冷了下来,但没等他动手,一股从脑海深处传来的异样感,就让她陡然身躯一虚,让他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脑袋。

一瞬间之内,只感觉这身体的所有权完被抢走一般,根本使不上力气。

但这身体现在毕竟是他的所有物,双方之间的精神力之差十分明显,那股虚弱的意志很快被他压制下去。

“卫宫君!不要停,继续呼唤下去!”

远坂凛眼前一亮,不由得精神一振。

“那条臭虫刚得到樱的身体没多久,还没有彻底掌握,樱的意志还存在!你的声音能够传达到她的心底,只要你不断地呼唤她,她一定会回应你的!”

满打满算,间桐脏砚得到间桐樱的身体也不过才半个小时左右,还可能更少,这点时间根本不够将樱的意志彻底抹除。

也就是说,他们还有将樱给救出来的机会!

“你以为老朽会给你们机会吗?”

间桐脏砚重新掌握了身体,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

“只要将卫宫士郎杀死,一切就都结束了,为了老朽的不老不死,给老朽去死吧,卫宫士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