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叉叉既然大早晨来了元帅府,不玩上一天岂会尽兴?

东方白即使想赶他走,也万万不能说出来,以前两人几乎天天在一起鬼混,形影不离。现在找你玩一天很稀奇?你用什么理由赶人家走?

练功去?还是去看看五百人小队?什么理由都不合适。

无奈之下,东方白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漫不经心。西门叉叉又不是什么老实人,嘴里说的基本都是带色的笑话。

馨儿小丫头本想待在少爷身边倒倒茶,在他身边多待一会,当听到西门叉叉污秽的话语,红着小脸匆匆走开了。

这是什么人啊,少爷怎么能跟他在一块玩,怪不得少爷之前那么多坏习惯,想必都是西门的公子带坏了少爷。

如果让西门叉叉知道馨儿内心的想法,估计都要拿块豆腐撞死自己,到底是谁带坏的谁啊?第一次逛窑子是谁带自己去的啊?还有赌场,打架等等……

中午时分,西门叉叉为了庆祝自己变‘英俊’了,非要拉着东方白出去喝酒来庆祝庆祝。一路上几乎抬头挺胸,面带笑容,见谁都笑嘻嘻的。

路上行人一看到是他,几乎头也不抬的匆匆离开,谁也不会对他多加观察一眼,唯恐会找自己麻烦。

西门叉叉本以为出来可以继续得瑟一番,让所有人都看到他的变化,看到他变得‘英俊帅气’的脸庞,然后对自己连连惊叹,夸上那么一番,谁知没一个人敢看他。

自作孽不可活啊!以前作的太过了!

天香楼!京城颇有名气的酒楼!

夏日水上乐园狂欢水着少女欢乐照

两人进入其中,天香楼老板热情招待,“两位公子有段时间没来了,欢迎欢迎!”

“嗯!给我们在楼上找个包间。”东方白开口道。

“好的!”老板笑脸应承,接着在前面带路准备上楼。

“等等!”西门叉叉心中十分不舒服,这人都肿么啦?眼瞎了?

“西门公子有何吩咐?”

“你刚才没看到本公子?”

“看到了啊!”

“既然看到了,没看出本公子身上有何变化?”

老板不敢怠慢,仔细瞅了瞅,“呦!西门公子的眼睛怎么……”

“哈哈哈,是不是变的好看了?是不是比以前帅多了?有没有成为残阳城第一美男的潜质?”西门叉叉顿时喜笑颜开,嘴巴一张,牙口稀的惊人。

“西门公子和白大少本是残阳城的风流人物,不论相貌还是气质均是一等一的人才。西门公子有如此惊变,乃上天眷顾,可谓可喜可贺。”老板违心道。

“哈哈哈!本公子也这么认为,今天凡是在天香楼吃饭喝酒的一律免单,所有费用都算在我西门叉叉的头上。”

这货真败家!一句奉承之言居然大洒钱财!

“谢谢西门公子了!”

“西门公子真是豪气,出手阔绰!”

“西门公子今天好像变不一样了?大伙有没有发现?”

“发现了发现了,好像俊气了不少。”

“西门公子生的本来就帅气不凡,现在不过是锦上添花。”

一句句违心的话语,一个个不要脸的众人,简直了……

“哇哈哈!本公子今天心情好,大家敞开了肚皮吃,不够再要。”

三人上楼,西门叉叉豪气冲天,坐在包间的椅子上大手一挥,“将你们天香楼好吃的部上一份,要快!顺便弄两壶好酒,必须要珍藏五十年以上的。”

“好来!小的这就吩咐厨房,赶紧给两位大少去做。”老板闻言喜不自禁,看来今天要发上一笔横财,随之客客气气转身离开。

“叉叉啊,今天晚上还要去皇宫赴宴,要这么多干什么?小打小闹吃点,晚上大干皇宫宴席啊。”

“没事没事!本公子能吃,晚上绝对差不了事。”

酒菜很快上来,两人喝着酒吹着牛皮,相当自在。

皇子府中!

二皇子收到了一条信息,脸上露出莫名的阴森,“去!通知王思成,东方白在天香楼喝酒。”

“公子,你想好了?”身边莫老皱眉道。

“我们只是提供信息,并不参与其中,不会没事。”

“可是东方白身边有高手保护,告诉王思成前去岂不是送死?”莫老说完,随之皱眉舒展,“老夫明白了,公子是想东方白杀了王思成,造成王家与东方白不死不休的局面。”

“正是如此!”

“老夫这就去!”

二皇子还是忍不住出手了,东方白接连破坏他的计划,损失大量钱财和府中高手,岂能善罢甘休?自己不好出手,并不代表不可以煽风点火。

……

话说王思成当天出来元帅府,并没有离开残阳城。他不甘心,留在京城伺机报复的同时,派人去西北做了一件事,今天上午已经完成。

……

东方白两人在天香楼喝酒,西门叉叉喝的那叫一个尽兴,不时的夸自己如何如何英俊,如何如何风流倜傥,以后泡妞如何如何无往而不利,总之听的东方白都快吐了。

上来两壶酒,基本都让西门叉叉一人喝了,一杯接着一杯,一边嘟囔着一边美滋滋自饮自酌,相当尽兴。

喝的快醉的也快,西门叉叉喝完最后一杯酒,倒在酒桌上呼呼大睡,无论怎么喊也叫不醒。

东方白无奈,打算下楼找酒楼的两个伙计帮忙送他回家。谁知刚刚站起身来,一股危险的直觉涌上心头。

突兀,一道剑光闪过映照眼眸,东方白侧身一躲,避闪开来。

“你是谁?”

只见来人穿着一身普通衣袍,脸上却带着面罩,双眸半眯露出淡淡的杀气。

“取你性命之人!”来人冷冷道。

“藏头露尾的小人,凭你也想杀我?”这次黑衣人没有动手,东方白倒先冲了上去。

两人交手,长剑舞动,剑剑直取东方白要害。剑法直来直去,简练干净,没有过多花招,招招狠辣。

房间里剑光四起,短暂的交手东方白已摸清对方斤两。突然不再一味的躲闪,长剑刺来,眼看到了喉咙之处,再上前一点,必定穿破身亡。

东方白微微一笑,混沌之气灌注双指,两指稳稳的夹住剑身,令其不得动弹一丝一毫。

黑衣人大惊,所有玄气爆发,可是仍旧不得前进寸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