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瑾城知道“高韵锦”走了,他急了,起身想要追她,“小锦,小锦你要去哪里,不要——”

蓝秘书头痛不已,将傅瑾城摁回去了床上,“傅总,您认错人了,那不是夫人,夫人去G市出差了,而我们现在在M国,您忘记了?”

傅瑾城好像清醒了些,也好像没有,躺在床上不动了。

傅瑾城平常酒品还是不错的,他没乱动之后,蓝秘书终于找到机会,拨了个电话出去,帮他叫了一份醒酒汤,喂他喝了之后,半个小时后,傅瑾城清醒了些。

蓝秘书松了一口气:“醒了就好,那您洗漱一下,早点休息,我先走了。”

“嗯。”

傅瑾城醉的厉害,但喝醉的时候,他脑子里还残留了一些片段。

想起那些片段,他心一动:“夫人是不是来了?”

蓝秘书脚步一顿:“没有,傅总,是您喝醉之后的幻觉。”

说完,他想起雷运,再看傅瑾城迷惘又失落的样子,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

雷运是他们现在最大的合作商,经过今天晚上这一出,也不知道——

“不,不是幻觉,我明明——”

清新紧身牛仔裤美女夏日海岛写真

傅瑾城说完,他骤然顿住,“是雷运?”

蓝秘书艰难的点头:“对。”

想起刚才的事,傅瑾城皱了眉头。

蓝秘书忙说:“您喝醉了,心情不佳,我想雷总心里有数的,您也别放心上。”

“我知道。”

他没放心上,只是觉得有些抱歉而已。

最重要的是,他觉得对不起高韵锦。

只是,想到高韵锦,他的心又是一痛,苦笑了下。

就算高韵锦知道他跟雷运发生了这样的事,她可能都不会在乎了吧?

她的心,不再有他,甚至已经有了别人了。

想到这,他起身道:“我去洗漱,你回去休息吧。”

“好。”

***

国内,晚上六点多。

#傅瑾城雷运#词条,登上热搜榜首。

吃瓜群众吃瓜吃得不亦乐乎。

“我就说傅瑾城和雷运两个人不对劲,看吧,一起去M国,一起去酒吧喝酒,现在还一起进去了一个房间,肯定不仅仅是合作伙伴的关系。”

“傅瑾城都结婚了,还上赶着扒上去,雷家这个现任当家人真不要脸,我就说女人不能掌权,看吧,雷家百年的脸面,都给她丢光了。”“楼上的善妒的嘴脸有点难看哦。傅瑾城和雷运不管是哪方面都势均力敌,是最好的伴侣选择,产生感情也是应该的。这么优秀的两个人,我相信他们会被彼此吸引,不是

很正常吗?”

“楼上优秀了。敢情是爱情最大,其他都是浮云?那人家傅瑾城的原配做错什么了?”

“谁知道呢,或许人家夫妻早就没感情了,各过各的呢?不过,这热搜怎么看,都像是故意的,或许这一切都是原配搞出来的,想利用舆论多分一点家产呢。”

“分家产加一。不然,就傅瑾城和雷运的身份地位,谁敢把事情摆到网上来?”

傅瑾城和雷运在国内都有一定的影响力,再加上撕逼,分家产,出轨等戏码,是吃瓜群众的最爱,热度越来越高。

卓琳上网看到的时候,都惊了。

越看越慌,立刻给高韵锦打了个电话过去:“小锦,网上的事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卓琳跟高韵锦这么多年的朋友了,高韵锦什么样的人卓琳怎么可能不清楚?

她不相信这一切是高韵锦搞出来的。

高韵锦的性子挺佛的,就算她跟傅瑾城感情有问题,要离婚,要分家产,她认为她也一定是据理力争,而不是搞什么阴谋。

如果高韵锦会据理力争还是好的,她甚至怀疑如果没有孩子,她可以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都行。

所以,这样性子的人,怎么可能会做这些?

说不准就是那个姓雷的想上位,贼喊捉贼!

“什么事?”

高韵锦今天一整天都不在状态,她晚上吃饭都没胃口,桌上的饭菜摆着,她压根没怎么动过。

“就,就是你老公和雷运的事啊!”

高韵锦愣住,沉默了下,“我上去看看。”

“好。”

因为之前傅瑾城和雷运的事,高韵锦这种从来不刷微博的人,下载了微博之后,一直都没有卸载。

现在登录,倒是方便得很。

她刚登录进去,就看到了榜首属于傅瑾城和雷运的热搜词条。

点进去,没一会就把事情了解清楚了。

她脸色白了几分,看了下评论之后,就看不下去了。

她虽然很少上网冲浪,但也知道营销号和网友歪曲事实的能力是绝佳的,也没有把评论数怀疑是她把这些照片和动图摆上网的内容放心上。

只是,她看着这些,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退出来,她立刻给傅瑾城打了个电话过去。

然而,傅瑾城那边还在睡觉,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没人接。

蓝秘书那边她也不好去打扰,就没再打电话。

过了一会,卓琳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怎么样?弄清楚了没有?”

“没有。”高韵锦语气倒是挺平静的,“但我大概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快说快说。”

“雷运搞出来的,她想让我误会。”

卓琳觉得她是在自欺欺人:“但那些动图你也看到了,是傅瑾城主动抱雷运的,而且抱着还不松手!”

高韵锦捏着手机的手用力了几分,但还是冷静的说:“他喝醉了。”

“喝醉了就能又搂又抱了?而且抱得这么自然,分明不是第一次了,你,小锦,你——”

她为什么要自欺欺人呢?

“不是,他,他可能是不知道他抱着的人是谁,他以为——”

以为那个人是我。

这句话,她没有说出来。

一来,她没完的自信。二来,这么说好像太自恋了。

“你确定?”她没说完,卓琳却明白了她的意思:“他这么解释,你就相信吗?”

卓琳以为高韵锦刚才说的这些,都是傅瑾城想跟她说的。

高韵锦没说话。

因为她不确定。

“他电话打不通。”“所以这些都只是你的猜测?”卓琳错愕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