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小强面色一正,沉声道:“不过这还不够,我想说的是,品质的管理是需要员参与的,只有让所有人都行动起来,真心实意的为了提高品质而努力,咱们厂才能把产品的质量真正的做好。”

牛大壮忍不住问道:“这不是质检部门的事情吗?为啥要让所有人都参与进来啊?”

牛小强笑道:“爸,你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算是问到点子上了,接下来我将详细的阐述为什么要这样做。”

“首先,这样做可以节约成本,质量管理部门目前只负责寻找不良品,然后把不良品打回到生产线,根据实际情况做出相应的处置,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已经造成了成本的浪费,比如有的产品里面混入了杂物,这样的产品必须要倾倒掉,这难道不是一种浪费吗?如果咱们从源头做起,严格管控每一个环节,就能大大减少这类无谓的浪费,这样就能节约制造成本了,大家好好想一想,是不是这么回事?”

众人听得连连点头,都觉得牛小强说的话很有道理。

目前花露水厂和制药厂都只注重产量,对于生产过程中的某些小问题选择了忽视,这是旧有的观念造成的结果。

以前的人们往往只注重产量,忽视了质量。由于物资极度匮乏,大家都觉得产品生产得越多就越好,反正也不愁卖不出去。有的时候为了提高产量,甚至甘愿牺牲质量,这就是国内为什么有那么多廉价而又低劣的商品存在的主要原因。

如果真的能够在确保产量的前提下最大程度的保证质量,那才是最完美的状态,这个状态就是牛小强追求的目标。

他给予了众人些许思考的时间,然后接着说道:“我的要求是从采购原材料开始,就对产品的质量严格把关,只要是不符合产品质量的原材料,我们就必须拒绝购买,哪怕再熟的人情关系也不能网开一面,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这个大家必须牢记于心。”

众人赶忙把这番话的中心思想记录下来,然后等待着牛小强继续上课。

“采购好原材料之后,接下来就是生产环节,为了确保大家都能努力的提升产品质量,我决定采取奖惩措施,首先来说奖励办法。”

“不管是谁,只要能够提出关于产品质量的改善意见,我们就会根据实际的效果给予他一定的金钱奖励,最高的奖励额度是他本人一个月的工资,最低的奖励额度为五块钱,也就是说只要这个人提出的办法确实有效,他最低就可以拿到五块钱的奖金。”

9158 甜美主播

众人听到这话都眼睛一亮。牛小强想出的这个办法确实是非常具有可操作性的。

俗话说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把所有的问题都考虑到,总会有被忽视的地方。只要发动所有人的积极性,那么这些被忽视的地方就能被尽可能多的发现出来并加以改善,这对于提升产品质量来说可是非常有效果的。

“刚才说的是奖励措施,下面将谈谈惩罚措施,我准备把产品的生产环节进行细分,然后统计质量管理部发现的问题,对这些问题进行分析,分别对应细分出来的每个生产环节,最后将对这个生产环节的工人进行适度的惩罚。”

“举个例子说吧,如果质量管理部门发现花露水瓶上面的标签贴歪了,这就是贴标签的工人产生的问题,我们就会追究贴标签的工人的责任。”

牛大壮是生产部门的主管,他闻听此言立马开口:“这只怕不行吧,只要是个人,这种问题就无法避免,毕竟不是机器,谁还能保证自己不犯错啊?真要这么搞的话,工人们肯定会怨声载道的。”

牛小强笑着点点头:“这个问题我已经考虑到了,我们当然不能太过苛刻,为了让大家心服口服,我准备给予每个岗位一定的犯错误的次数,比如刚才所说的贴标签的岗位,每人每天可以允许他们犯三次错误,超过这个次数的话就会按照五分钱每次处以罚金,如果某个工人每个月被罚款的天数低于三天,我们不仅不会罚他的钱,还会给与他五块钱的奖金,毕竟光处罚也是不行的,这不利于确保工人的生产积极性,奖惩结合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

牛大壮这才放下心来:“对于这项规定,我没有任何意见了。”

“下面就来谈谈该如何对员工进行细致管理的办法,绝大多数质量问题一般都出现在生产过程当中,该如何减少此类问题呢?我觉得首先要重视现场管理。”

“何为现场?这其中包含了两个因素,现指的是现在,意思是正在发生的事情,强调的是时间性,场就是场所,也就是大家工作的地点和岗位,强调的是区域性,现与场结合在一起,就是赋予了某个特定时间段的特定区域,对我咱们制造企业来说,现场就是正在开工的生产车间。”

这一番话说得有点绕口,但意思却解释的很明白,在座的人都能听懂。牛小强其实完可以不做这种绕口的解释,他之所以这样做,主要是为了加深大家的印象,让众人对现场管理有一个更加深刻的认知。

牛小强顿了顿,接着说道:“现场管理最害怕的是‘三忙’现象,首先是乱忙,意思是说表面上看起来每个人好像都很忙,其实有的人在做多余的事情,或者做的无用功,关于这一点,咱们厂做得还算比较好,并未有谁在乱忙,我希望大家今后能继续保持下去。”

“接下来的‘两忙’是‘盲目’和‘迷茫’,这两个问题是联系在一起的,首先是盲目,咱们的工人只会重复性的、机械性的去做自己的事情,并未深入的去思考自己所做的事情是不是能够以另一种更好的方式呈现出来,这就是我之前所说的提升大家的积极性,让大家对品质提出改善意见的反面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