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不走了?”

丁雨走到了方岳的身侧,他面无表情。

于他而言,方岳是一枚很好的探路石,所以尽管逆反,但他没准备对方岳动手。

“这里有问题!”

方岳轻嘘了一声。

“李铁柱,召唤出一头哥布林来,要最弱的那种,往前走!”

方岳的声音不容置疑,此刻,他已经抛下了和莫问天,丁雨间的恩怨。

要厮杀,也是探险之后的事情了。

“好!”

李铁柱二话没说,召唤出了一头哥布林。

这头哥布林应当是同族中的弱鸡,背后还贴着标签“弱小的哥布林”。

方岳磨牙,这李铁柱召唤出来的这哥布林还真弱。

凌晨3点 空无一人的深圳地铁

一出来就差点扭了自己的脚踝骨。

它的胳膊纤细,像是筷子一样,战力层次的话,估计连05都不到,甚至比不如地球上一个健康的成年人。

“往里走!”

方岳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凝重,如果他猜测不错的话,这地方可能有大恐怖。

李铁柱驱使着弱小的哥布林向着高山的边缘贴近。

刚才走了两步,弱小的哥布林便是成为了面露狰狞之色,成为了强壮的哥布林。

它的四肢膨胀,青筋暴起,蓦然回头,看向李铁柱的眼神中尽皆凶光。

“不好,这弱小的哥布林发生了未知的变异,已经失控了!”

李铁柱露出惊色,他自从开始具现化以来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果然。”

方岳抬手,一道先天境层次的石化术打出,落到了弱小的哥布林身上。

哥布林的体表,一层灰色的岩石层蔓延开来。

然而,这岩石层仅仅支持了片刻的时间,便是轰然爆碎。

哥布林的身姿灵巧,向着方岳扑杀而来,

“最起码在变异之后强大了一百倍!”

方岳轻声自语。他刚才的那道石化术,是用来探测这哥布林在变异之后强化倍数的。..cop> “这是怎么回事?”

丁雨疑惑的目光看向方岳。

此刻,哥布林近身,方岳一拳轰爆,哥布林的身体像是瓷器一样碎裂。

胳膊,腿,散落一地,其中没有任何的血色。

哥布林的肉块风干,像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干尸一样。

方岳舔舐着有些干裂的嘴唇。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哥布林在靠近山峰的时候,受到了未知的病毒感染,他成为了一具活石,短暂时间内燃烧了体内所有的血肉能量。”

类似的场景,方岳见过。

在地球,某些科幻电影里。

这哥布林的变异和深蓝星球上的变异还不一样。

深蓝星球的变异,是凝聚出生命结晶,通过滋养生命结晶,来实现基因深层次的变异。

而这哥布林,则是直接燃烧生命,获得短暂而强大的力量,如果能够猎食到鲜活的猎物,吞噬猎物的血肉,它可以维持生命的延续,乃至更高层次的进化,如果失败,它怕是也活不过三五个小时的时间。

“咱们之前得到的信息有问题,必须要从上计议。这片遗迹之中,很可能隐藏着上一个文明毁灭的真相!其中不仅有上个文明留下的信息和馈赠,更有未知的危险!如果贸然的进入其中,咱们这些人很可能会军覆灭。”

方岳深吸了一口气,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莫非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神色。

“别说的那么夸张,并非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脆弱,修为的境界层次越高,基因的稳定性也就越好!被病毒感染的几率也会相应降低,病毒爆发的课题,在联邦的实验室中不仅进行了一次两次的实验和研究,随着民普及武道,即便是真的有病毒降临,也不会造成大规模的混乱和变异!”

莫非对方岳始终是怀有很深的敌意。

方岳无论提出什么意见,他第一时间的反应肯定就是排斥和拒绝。

方岳看到莫非的表现,简直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顾及这些小心思,如果他们这样无谓内耗的话,恐怕这次所有人都得栽在里面。

“我在这山峰周围的气息中感应到了混乱,死亡,永恒的味道!”

丁雨虽然张狂,但是在生死是非面前还是分的出轻重的。

他轻声自语,脸上的神色变得格外凝重。

“我同意方岳的说法,需要从长计议,这地方想要进入其中,需要步步为营,小心为上!”

丁雨的意志,代表着他背后的势力。

虽然,丁雨并非是天选之子,但却是天选之子的追随者之一。

每一位天选之子,都会有九位追随者,这追随者并非是天生地养而是天选之子的指定之人!

丁雨便是丁尧指定的追随者之一,随后方才具有的大气运。

追随者,需要随着天选之子共同成长起来。

这次和丁雨同来的人中,其中八成都是丁家的人马,余下的两成,则是丁雨的护道者。

他们坚信,以丁雨的大气运,在这次古代文明遗迹的探险中,肯定会有所斩获。

所以他的意志,便是整支队伍的意志,并没有反驳的声音。

“哼,一群胆小鬼!”

莫非冷哼一声,嘲讽的看向方岳和丁雨。

然而,这两人都是面无表情,两人都是经历过风雨的人,不可能被莫非三言两语的激将法所激怒。

“你若是有胆量的人,尽管派自己的人进去!”

方岳瞥了一眼莫非,生硬的开口说道。

两人早就已经在军营中撕破了脸皮,此刻,也用不着有所顾忌。

“你怎么和莫非公子说话呢!”

一个想要讨好莫非的莫家弟子呵斥方岳。

他并不知道方岳和莫非之前的恩怨,但是看脸色也知道,莫非和方岳并不对付。

假如能够通过这种方式讨好莫非的话,以后在家族之中,他也更容易立足。

“我就这么说话,你有意见吗?”

方岳的嘴角挑起了一抹幽冷的笑容。

这莫家的弟子也就是天地境第三层的境界,若是放到外界,说不定还真的算是一号人物,只可惜,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他说话的份儿。

“你找死!”

那莫家的弟子性子冲动,脾气火爆,一言不合便是开打。

他的手掌化为鹰爪,向着方岳的天灵盖猛然间抓落下去。

他的面容狰狞,凶神恶煞。

仿佛是要生吞活剥了方岳。

“才这点实力就出来显摆,难怪莫非也是这样跋扈的性格,看来莫家培养弟子就是这种将眼睛按在头顶上的方式。”

方岳讥讽一笑,下一刻,他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那莫家弟子的身后,咣当一声抡起了白玉小鼎砸落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那莫家的弟子眼前一黑,下一刻便是不省人事。

一招!

方岳就撂倒了一个比他高出两个小境界的莫家弟子。

在场之人,鸦雀无声。

方岳慢慢悠悠的将这莫家弟子的身上财物都扒干净,然后白玉小鼎放大将之活祭。

那莫家的弟子在活祭的过程中倏然醒来,大声求救:“这是什么地方?我体内的生命精华怎么在不断的流逝!啊!不,不要这样,我不要死!”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那莫家弟子的哀呼声逐渐的弱化,最终消散。

在这个过程中,那莫非竟然是面无表情始终的无动于衷。

似乎是对于那莫家弟子的死,他没有丝毫的感触。

“怎么,看到你们同族弟子为你出头,因你而死,你竟然连救下他的都没有,啧啧啧,豪门啊!还真是冷血!”

方岳啧啧轻叹。

一股精纯的本源之力,融入到混沌之中,它逆转岁月的长河,为方寒提供着一点微不足道的补给。

“我莫家只有战死的弟子,没有求饶的俘虏,他既然挑衅你,然后战败,那就是技不如人,死有余辜!”

莫非相当的冷漠,对于那莫家弟子的死不仅没有丝毫的同情,竟然还落井下石,认为他死有余辜。

而起他的莫家弟子听到这话,也是无动于衷,似乎对于这种说法认可,起码并不排斥!

“冷血没过帝王家!古人诚不欺我!”

方岳念叨了一句,随后便是继续问道:“莫非,你既然不同意我的想法,那就由你莫家打头阵,往里面走吧!”

莫非冷笑:“让我莫家当探路石?这自然是不可能!既然咱们是三方势力联合探索,那探索的任务就需要三方平摊!”

莫非的这提议说出。

方岳还没有说话,李铁柱立刻便是不乐意了!

“凭什么三方均摊,我们一共才四个人,真的遇到危险,一会儿就死没了!”

“那是你们的事情和我们有什么干系!”

莫非的背后,莫问天的气势,隐约呈现,如龙腾虎跃,令人阵阵心惊。

有莫问天撑腰,莫非才敢如此张扬。

方岳缄默片刻,“好,我答应你们的要求,不过你们可是不能反悔啊!”

“哼,绝不反悔!”

莫非自信满满的说道。

“我们也同意!”

丁雨不紧不慢的说道。

有风水阵法方面的宗师压阵,纵然是让他们探路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

至于方岳是否陨落。

丁雨相信,既然天池如此看好方岳,方岳就一定不会轻易的死在这里。

方岳踏出一步,直接走入到了那山峰之下,周围的阴气尽皆避退,像是士兵遇到了君王一般。

方岳的气血沸腾,像是一尊熔炉,可以炼化天地,灼热的阳气猎猎逼人。

李铁柱等三人紧随其后,他们在方岳阳气的笼罩范围内安然无恙。

丁雨的眸光紧盯着方岳的背影,“这是肉身成圣的征兆,只是奇怪,这方岳走的是巫修的路数,怎么会有体修的征兆!”

他不知道,这是方岳借来的征兆,方岳的本尊,肉身层次已经达到了不可捉摸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