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玉的妖能不错。至少在妖族能将自己的妖能练到这个地步的人,如今确实不多。妖玉已经冲了上来。景升却依旧没有动,很冷静地评估着妖玉的本事儿。

   这个人莫非是个傻子?

   妖玉自己都傻了,景升竟然一点都不行动,简直不对劲。

   砰的一声,妖玉直接撞倒在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而他压根没有靠近景升,就在快要接触到景升的地方,被一股巨大的屏障给弹开了。

   这是什么能量?

   竟然能将自己直接弹开?

   更主要的是,他根本看不到这股能量!

   妖玉站起身来,露出了不解地神色看着景升,景升却根本不解释,双手抱在胸前,傲慢地看着妖玉。

   “这么晚,就为了杀我?首先,你要有这样的本事儿,才行!”

   景升虽然这么说,却并没有出手,景升能够感觉到此刻有三股不同的能量。躲在暗处的黑暗妖术,虽然不弱,但是不足为惧,妖玉因为是妖族护法,故而自己能够找到他的弱处,不过,这第三股能量却有些意思。

   仿佛和妖玉一体,但却有不是妖玉。更像是藏在妖玉身体里,随时可以剥离开来。更主要的是,这股能量很像山洞中那股能量,自己体内的权杖都对这股能量有一种熟悉感。

   不过,却有所不同。

   清纯少女泠然洛丽塔碎花格连衣裙写真图片

   对,和山洞中的能量有着细微的区别。而这区别,景升一时半会分辨不清,不过有些意思的。

   正因为这股能量,景升并没有出手,不然今天晚上应该让妖玉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但,如果自己出手,也许能被妖玉体内这股能量查探出自己的魔能来。

   故而,景升双手背后,转动了一下手腕,将自己体内的魔能部压制了下去。

   此刻妖玉已经有些狼狈地爬了起来:“你到底是谁?”

   妖玉心中透着古怪。

   “景升,檀门宗弟子。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

   “肯定不是!”

   “不是吗?你不是知道我师父的秘密吗?不妨你去找我师父问问?”

   这小子又不像是在说谎,他在提到谭青的时候明显不同。妖玉瞬间很少有的慌了。

   “收手。”这时候妖玉脑中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小子身上有秘密。”声音明显有些激动,“你如果再继续出手,恐怕今天你活不下来。”

   这小子能杀了他?

   妖玉有些吃惊,但是这一次他却不得不听声音的。对于能量的判断,这个主人还是很明确的。

   “告诉他你有谭青的下落。我就不信,他不想知道。”

   妖玉其实一点都不想在和景升说下去,可是却不得不说:“你还想不想知道你师父的下落了?”

   对付不了自己,就立刻要用师父要挟他了?

   景升觉得这个妖玉是不是有点太弱了?

   “你还有什么资格让我相信你?上次你说你能给我关于我师父的东西,到现在也没有,而,这一次又说你知道我师父的下落,啧啧,到底哪一次才是你?你这又是想和我合作了?但是分明刚才还想杀我。”

   景升蔑视地看着妖玉。

   “果然妖然能成为妖族大长老还是有他的原因的。至少不像你这般出尔反尔,更不像你这般弱的不行!”

   妖玉瞬间炸了。

   自从他成为妖族护法以后,已经许久没有人这么和自己说话了。

   “我要杀了这个小子。”妖玉在心中和那个声音说道。

   如今并不是主人亲自来此,而不过是一个声音,妖玉并没有那么听从。

   “胡闹,我让你住手。”

   可是妖玉已经没有办法继续那么理智了,而是直接站在原地打开了自己所有的妖能。而,这一次他体内的妖能和刚才不一样!

   妖玉脸上露出狰狞:“我很弱?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厉害。”

   话音落下,景升也能感觉到自己周边的氛围都不同了,他低下头,只觉得自己脚下的地面都变了。

   仿佛变成了一滩沼泽。

   景升没有动,依旧慢慢向下陷。

   “不错,你的妖能竟然都已经进入物化的状态了。”

   妖玉脸色又是一变,作为檀门宗的弟子,这个景升知道的太多了。根本不可能!到底这人是谁?妖玉不由地想到了薛敏。这丫头是也被这个小子骗了,还是这丫头根本也在隐瞒自己?

   妖玉冷冷说道:“这是个秘密,你既然知道了,今天就必须死。”

   空气中的妖能越来越沉重,空气都仿佛凝固了起来,一般的人都会无法呼吸,就看到一个黑影瞬间走到了妖玉的身后,才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

   白啸差点死在妖玉的妖能中,幸亏他没有封住自己的动作,不然自己肯定已经倒下了。而白啸抬头看着景升,竟然发现,他依旧脸色毫无变化,用极为缓慢的速度向地下陷入,半分挣扎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

   就算他不怕这沼泽,可是如今明明他周围的空气也辉变成固体,如何他还能这般安然无恙,好似一点都不影响呼吸一样?

   “妖玉护法?”白啸提醒地喊了一声。

   就看到妖玉狠狠瞪了他一眼,让他多嘴,他怎么会看不出来?

   就在两个人互动的时候,突然一下景升消失了。

   “怎么可能?”妖玉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景升就是完消失了。

   妖玉诧异地站在原地,深不可测,他的脑海中出现了这四个字。明明已经被自己最强的妖能给困住了,他竟然还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走,更何况,这个林中还有白啸布下的黑暗妖能!

   好像这一切在他眼中完不是事儿一样。

   妖玉深深吐了口气。

   白啸也感受到了景升的强大,他其实也很好奇到底景升怎么消失的,此刻却根本不敢说,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会让妖玉大怒。

   “蠢货。”妖玉脑中的声音瞬间响了起来。

   妖玉如今也不再多言,今天这个举动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妖玉脸色漆黑,瞬间消失,白啸咽了咽口水,也跟着消失了。

   转眼林中一片安静,所有的妖能都消失了。

   而不远处,一抹瘦小的身影钻了出来,这个景升这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