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程的第一个电话打给了张啸天,他让张啸天带着安保公司的一些精英过来,倒不是为了保护自己!现在距离语文考试结束没有多久了,派人来是为了保护孩子们的安!

然后他又打了一个电话给白胖子,白胖子听了这事儿,不由得咯咯笑了起来,

“这个黄子阳,平时嚣张成那个样儿,这回也踢铁板上了吧!刚好我在秦安呢,你等着,我马上过去,反正最近没什么有意思的事儿,我就当凑个热闹了!”

白胖子问清楚了地址便挂了电话,方程笑着放下电话之后犹豫了一下,随即便在电话上找到了叶磊的电话,虽然方程已经跟贝家的长辈们相认了,可他还是不习惯找贝家人解决自己遇到的麻烦,尤其是这一类需要装逼的事情!

“这么点小事儿你贝家小少爷还解决不了?”

叶磊一听到方程的话,第一个反应就是找贝家啊,而方程听到他的话缓缓开口道,

“我还不习惯麻烦贝家”

只这一句话,叶磊就明白了方程的心,他急忙应承下来,

“ok,没有问题!我现在开会呢,一会儿结束之后我来处理这件事情,你不着急吧”

“当然不急,我还想着看一出好戏呢!”

方程挂了电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驾驶室里那疼得满头是汗的黄子阳,嘴角噙着一丝嘲讽、不屑的笑意,这让黄子阳非常的不爽,

“你笑什么?”

微乳少女金黄色森林里漫步唯美写真

黄子阳疼得冷汗直流,

“笑你啊”

方程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笑我?你他妈敢敢笑我?我怎么了”

黄子阳咬牙切齿的问到,

“我笑你幼稚、笑你可怜!你学习不好就想让别人也跟着失去求学的机会,是不是?只有心底足够自卑、足够险恶的人才会做出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方程靠在车门上,大声的、用在场的人几乎都可以听到的语调对他说到,

“你你是不是脑子有病?是不是想死?你他妈给我等着,等一会儿我爸派的人来了,我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我看你根本就不知道不知道省我爸是个什么级别的官阶,你个脑残”

黄子阳大声的骂道,从他颤抖的声音就能够听出来他的腿到底有多疼,那可是生生被车门给挤断的!

在场的考生家长们都在低低细语,他们都在担心这位为孩子们出头的年轻人最后会遭遇不公平的待遇!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官阶没关系,我知道啊,来给他解释啊!”

白胖子突然间出现在黄子阳的面前,这让他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即黄子阳的脸上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白白伟杰?你怎么会在这里?”

“哦,我给你介绍一下啊!这位是方程,是我一位过了命的好哥们,他是一位非常杰出的古董文物鉴定专家!”

白胖子笑嘻嘻的介绍着,

“哼!是什么家今天我也不会让他回家!白伟杰,我们也认识挺久了你不要怪我不给你面子,今天,如果是你把我弄成这样,我二话不说,绝对不计较一个字儿的,但是不巧你不是他,他今天必须付出他应该付出的代价!”

黄子阳并没有买白胖子的账,他的意思非常明白,白伟杰的父亲与他的父亲是同级,而且还是在一起工作的搭档,所以今天如果是他跟白伟杰产生了分歧,那么他有可能会后退一步,不再跟他计较!但今天只是白伟杰的朋友,在他看来方程他还不够级别!

白胖子听了黄子阳的话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这个圈子很小,他当然知道方程在京城混得非常好,但至于是为什么他还不够清楚,总觉得他的身后一定还有着什么样的势力!既然黄子阳不听自己的劝阻,也不给自己这个面子,那他就坐等看黄子阳的好戏,反正到最后即使方程身后再无其他势力,那以他自己的实力想要保住方程还是可以的!

“程子,什么情况?”

正说着,张啸天带着七八个安保公司的骨干员工开着车来了,

“呀呵,胖哥也在?这事儿的规模不能小啊!”

张啸天自然是清楚白伟杰的身份的,把他都弄来了,那这事儿绝对小不了啊!可他一点担心的神色都没有,竟然还流露着微微的兴奋!

“什么时候能上啊?”

他激动的问道,白胖子听了张啸天的话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你这是打群架来了?”

看着张啸天露胳膊挽袖子的样子,方程无奈的拦住了他,

“让你到这兄弟们来是为了看好考场的安,谁要是想进去捣乱就给他逮出来,不用担心,有事儿我扛着!”

方程故意用一种不大不小的声音对张啸天说到,

“哦,好”

张啸天明白了自己的使命,于是急忙回头调动自己带来的安保人员保护起方圆考试的考场!

“你们你们这是带有黑团组织性质的犯罪团伙,我得抓你们”

在车上治疗着的黄子阳用官方语言很得意的开口道,

“忘了说了,我这朋友自己还开了一家晋西最大的安保公司,这些安保人员无非就是帮助维持考场门前的秩序,这算什么黑团?”

白伟杰听了黄子阳的话急忙解释道,因为他清楚套路,黄子阳这是开始往方程的头上安罪名了,出师有名,他要出手总要有些名头的!

“他”

听到这个,黄子阳无话可说了,只是一直盯着车外的方程,心里不知道又在酝酿着什么花花肠子!

大家的注意力都被方程和黄子阳之间的矛盾吸引着,突然听到一阵嘈杂声从身后传了过来,回头看去,原来是考生们已经从考场里陆续的走了出来,语文科目的考试结束了!

一瞬间所有的家长们也顾不上方程这里的冲突了,都向自家的孩子跑去!方程也急忙回到车子里拿出一早婶婶就准备好的蜂蜜柠檬百香果茶,然后站在考场门口如同一位普通的哥哥一般翘首以盼的等着妹妹走出考场!白伟杰看着方程的样子,不由得笑眯眯的站在他的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