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薇暖这一觉睡得一点都不安稳。

明明困得要命,但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她肌肤上飞来飞去,时不时还有点痒痒的刺痛感。

她迷迷糊糊想要挥手赶走,但很快,那玩意儿就又凑上来,烦得她想要抓狂。

醒来已经是下午,还没睁眼,就听到楼下传来平安奶声奶气的唱歌声,还有倪之羽和杨若薇的笑声。

看来这隔了两代的人相处很和谐啊。

下了床,看到那个有些陌生的梳妆镜,云薇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卢小昭的卧室睡着了。

走到镜子前,云薇暖揉了揉蓬乱的发,双臂高高举起,打了个不甚文雅的哈欠。

但就在准备放下胳膊的时候,云薇暖眼尖看到,自己胳膊内侧有两片浅浅的红印。

说是被蚊子咬的吧,但没觉得痒痛,但不是被蚊子咬的吧,这地方那里来的印子?

她凑近镜子想要细细观察一番,结果这一观察,又发现了更多的红印。

因为是趴着睡的,前面到没什么,但后颈和肩胛骨上都有红印,然后一直往下蔓延,直到后腰,再往下……

云薇暖有些惊,这睡觉前还好好的,怎么一觉醒来就这样了?

海山和服金鱼姬清纯美女高清图片

正想着,只听外面传来敲门声,是卢小昭的。

“暖暖,醒了吗?”

云薇暖回过神来,忙穿好衣服说道:“起来了,您进来吧。”

片刻,卢小昭进来,笑吟吟说道:“你这一觉睡得倒是时间长,他们都吃完点心了,厉江寒这小子一向嘴馋,我怕他吃光了,这不,给你端了一盘进来。”

一边说着,卢小昭一边将点心盘子放在桌上。

她走到云薇暖背后,一边撩衣服一边说道:“我看看你后背的伤怎么样了。”

云薇暖站着,任由卢小昭去查看伤势,她皱着眉头看了看床,说道:“阿姨,您这床上是不是有虫子啊?”

这话让卢小昭一愣,啥,虫子?

“睡觉前还好好的,一觉醒来,身上长了不少红印子,你看,脖子和后背都是这种,而且睡觉的时候吧,总觉得有东西在身上爬着。”

云薇暖皱眉说道,这要是有虫子得赶紧清理,别回头再咬到别人了。

卢小昭也看到云薇暖后背那些印子,她一时也有些懵。

“这看着不像是虫子咬的呀,你疼吗?痒吗?有什么不适吗?”

云薇暖摇头回答:“倒是没什么不适,但这好好睡一觉,起来就这样,哎,会不会是我对那个药膏过敏?”

“不应该,你昨天就用上了,要过敏早就过敏了,哪里会等到现在。”

卢小昭看到云薇暖后背的红印子蔓延往下,一直到内裤里……

“你先回自己房间里换件衣服,我让佣人把床垫掀开,好好清理清理。”

卢小昭一时也想不到是什么原因导致云薇暖身上出现这么多红痕,她天天躺在这床上,也没什么不适啊。

云薇暖回自己房间换衣服,卢小昭下了楼,只见杨若薇正坐在沙发上给平安和喜乐喂水果。

平安一向嘴甜,她吃了一口,吧嗒在杨若薇脸上亲一口。

“太姥姥喂的水果最甜了。”

这话哄得杨若薇直笑:“那平安最喜欢的人是谁啊?”

平安眼珠子转了转,抱着杨若薇的脖子奶声奶气回答:“我最喜欢的人是太姥姥哟。”

“好孩子,好孩子,太姥姥也喜欢平安,一会儿太姥姥带平安出去买玩具好不好?”杨若薇笑得合不拢嘴,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了。

平安眉开眼笑,趴在杨若薇膝盖上继续拍马屁。

“太姥姥最疼平安了,我长大了也给太姥姥买好多好多公主玩具。”

一旁的喜乐忍不住戳穿姐姐的马屁。

“你上次让小叔叔给你买玩具时,也说最喜欢的人是小叔叔,哼,骗子!”

平安理直气壮反驳:“那是上次,又不是现在,我现在最喜欢的人是太姥姥,哼,你才不懂呢!”

嗯,女人善变,果然是从小就开始的,小小年纪的平安,已经很善变了。

喜乐撇了撇嘴,低声说道:“呵,女人……”

俩孩子这架势,逗得倪之羽和杨若薇笑得停不下来。

倪之羽眼神温柔说道:“别说,平安这架势有几分月嬅小时候,狡黠又聪明,真是好孩子。”

一旁正在打游戏的史月嬅笑着调侃:“姥爷,您对好孩子的理解可能有什么误会?我记得,我小时候,你没少骂我是猴崽子。”

“我骂过?没有没有,肯定没有,我一向只骂向东和向北的。”倪之羽挑眉笑道,打死都不承认自己说过的话。

史月嬅大笑出声,说道:“老赖皮,自己说过的话,自己都不肯承认了!”

倪宝珠狠狠瞪了一眼,作势要打史月嬅,手还没举起来,已经被史战南拦住。

“有话好好说,你别给女儿动手啊。”

被丈夫拦住,倪宝珠又好气又好笑:“你还护着她?你听听她怎么和爸妈说话的?”

“月嬅,你怎么能那样和姥爷说话?还不认错?”史战南作出一副严厉的模样,一边批评,一边冲着女儿使眼色。

接收到父亲信号的史月嬅无奈放下手机,走到倪之羽面前,行了个九十度大礼。

“姥爷,我错了,请您原谅,您要是不原谅,您女儿就要虐待我了。”

这话逗得众人笑出声来,卢小昭坐在杨若薇身边,笑着打趣。

“听到了没,爸,有人告您女儿的状了!您也太不容易了,这都当太姥爷了,还得操心女儿。”

“嗨,那也是我女儿,我哪怕七老八十的,也得管着不是?”

倪之羽看看倪宝珠,又看看卢小昭,眼底满是慈祥。

卢小昭挽着杨若薇的胳膊,低声问道:“妈,中午我出门后,你一直陪着暖暖吗?”

听到这话,杨若薇想了想才摇头说道:“我陪了一阵子,后来啸寒进来,我就回屋休息了,怎么了?”

“没什么,随便问问。”

卢小昭脸上笑嘻嘻,心中却已经了然。

呵,什么虫子咬的?

是被咬的没错,但不是虫子,是人!

暖暖身上那些印子,都是厉啸寒这小王八蛋留下的!

正好厉啸寒从外面进来,卢小昭起身,直接掐着厉啸寒的胳膊进了厨房。

“你小子,干什么好事了?”

胳膊被亲妈掐的生疼,厉啸寒忙挣脱开,一脸无辜说道:“做什么了?我什么都没做。”

“暖暖背上那些红印,不是你留下的?”

卢小昭咬牙切齿说道,这小王八蛋,留下这么个烂摊子,看他怎么给媳妇儿交代。

被亲妈戳破,厉啸寒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唔,他本来只是心疼她背上的伤,想亲一亲安抚她。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能想象山顶上往下滚落的巨石吗?他当时的心境就像那巨石,跌宕起伏,根本就停不下来。

最后,若不是平安睡醒了要找爸爸,只怕他已经将媳妇儿身上最后一道屏障撕碎了。

真的,不能怪他,要怪就怪媳妇儿太诱人。

“暖暖的皮肤太娇嫩了,我不过就……太容易留下印子了。”

厉啸寒睁眼说瞎话,还替自己辩驳。

卢小昭一巴掌乎在他背上,骂道:“你还有理了?自己做了坏事还有理了?你还敢怪暖暖?”

亲妈果然是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人,呵,有话不能好好说,和谐社会不懂吗?

但厉啸寒可不敢和亲妈讲和谐社会,他怕自己会死得更惨。

“你说你,既然这么忍不住,就不能赶紧把人娶回家吗?呵,外界还传闻你做事一向雷厉风行,在结婚这件事上,你怎么不雷厉风行了?”

卢小昭一脸鄙视,真的,她都替这小王八蛋着急。

人家暖暖今天说了,不是她不嫁,是这小王八蛋不求婚。

也是,男人都不求婚,女人难不成还上杆子要嫁人吗?

思及至此,卢小昭更是生气:“你倒是赶紧求婚啊,你不求婚,你怎么让暖暖嫁给你?”

顿了顿,她又说道:“平安和喜乐马上要上幼儿园了,到时候俩孩子户口本上父亲那一栏,是要写不详吗?”

听到这话,厉啸寒的嘴角抽了抽。

“啸寒,咱们不能一直让暖暖受委屈啊,未婚怀孕生子,在国外受了许多苦,既然回来了,你就得加倍对人家好,把以前她吃得苦都尽量补偿上。”

卢小昭放软了声音,谆谆善诱道。

这个儿子,平时都挺有主见的,怎么到这件事上,就有些畏手畏脚呢?

看着亲妈,厉啸寒笑着说道:“我知道,这件事我有安排,本来想过几天再给你说的,但既然你现在提起来了,正好,我有事要你帮忙。”

卢小昭眼神一亮:“是要求婚了吗?”

看到儿子点头,卢小昭顿时激动起来。

“你说,你快说,只要妈妈能帮忙的,一定力而为,一定让你求婚成功。”

厉啸寒被亲妈这反应逗得是哭笑不得,他往厨房外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云薇暖正从楼梯上下来。他凑到卢小昭耳边,低声说道:“马上就是平安和喜乐的生日了,到时候在生日宴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