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清河今晚有个酒局。

喝了不少酒,他也懒得回家,一路回到办公室里,就那么躺在办公室狭小的沙发上,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又像从前那样,他梦到了妻子。

只是这一次,妻子没有哭,她笑,笑得那么甜蜜那么开心。

“明明,我想你了。”

妻子在笑,陈清河却在哭。

无数个梦境里,他想要抱抱妻子,却总是扑了个空,怎么都抱不到。

现在,他只能远远看着她,不敢动,生怕一动,她就又消失了。

“清河,我知道你想我,所以我回来了。”

梦里的柳明明似乎变得很年轻,很明媚,她站在他面前,歪头对着他笑,像是从前刚认识时的那样。

“我不相信,每个梦里你都说你回来了,可是,我醒来时,却找不到你。”

陈清河委屈说道,每一个梦醒时分,他都是泪流满面,睁眼时,只有他孤零零一人。

宽松慵懒风毛衣少女清秀俊俏面孔纯美私房照

柳明明对着他笑,说道:“但这一次不一样了,以前你是不是都抱不到我,来,你现在抱抱我。”

听到这话,陈清河将信将疑上前,小心翼翼伸手,竟然触及到妻子的脸。

碰到了,他真的能碰到她了!

柳明明笑着,主动上前几步,扑进了陈清河怀中。

这一刻,陈清河只觉得一颗心忽然被什么盈满,沉甸甸的,满满当当让他想哭。

那种难以言状的幸福感,使得他眼泪不受控制滚落,他抱紧了怀中的妻子,伏在她脖颈间,终于哭出来。

“别哭,清河你别哭,我一直都在的。”

怀中的女孩儿声音温柔,却忽然就变得有些陌生了。

陈清河心中一惊,忙后退几步去看,在看到对方的脸时,他当场就震惊了。

这,这怎么不是自己的妻子了?怀中的女人,怎么变成那个阴魂不散的柳青梵了?

他竟然在梦里背叛了自己的妻子!他竟然抱了其他女人!

“清河,你怎么了?你怎么不抱我了?你不是说想我吗?”

柳青梵一步步追上前来,伸手想要去抓陈清河的手。

于是,在这场扯淡的梦境里,陈清河在前面跑,柳青梵在后面追,像是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不知道跑了多久,陈清河觉得自己实在跑不动了。

一回头,结果柳青梵这个疯女人,还跟在他后面,还一直叫他的名字。

“清河,清河……”

啊啊啊啊啊!

陈清河忍不住吼道:“快让这场梦醒来吧!”

说罢,他猛然睁开了眼睛,一直跟在他身后的柳青梵也陡然消失了。

他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大口大口喘气。

还好是梦,还好是梦,不然他都都不知道该怎么摆脱柳青梵这个女人。

重新闭上眼睛,陈清河捂着自己的心口,努力让那颗剧烈跳动的心平复。

“清河。”

就在闭眼的瞬间,耳边忽然又传来梦里那熟悉的声音,是柳青梵的!

陈清河吓得浑身一哆嗦。

这是闭上眼就会做的噩梦吗?明明都已经醒过来了,只是闭眼休息,怎么还是能听到这女人的声音?

“清河,你醒了啊。”

这次,这声音更清晰了,而且,似乎就在他耳边。

受到一万点惊吓的陈清河忙睁开眼睛,试图驱散那随时随地出现在梦里的声音。

但,当他睁眼的瞬间,只见一张脸就在他上方,温柔又深情看着他。

这,这,这不是柳青梵的脸吗?

他这是梦中梦吗?这是从一个噩梦里跳出来,又进了另外一场噩梦?

是,一定是这样的!

于是,陈清河重新闭上眼睛,重新在心里默默呐喊。

“快醒来,快醒来,这是梦!”

片刻,他睁眼,在看到眼前的景象时,他更害怕了。

这次,不止出现了柳青梵的脸,还有总裁夫人的脸,她们身后,还有总裁!

“别念叨了,这都快九点钟了,你还以为自己做梦呢?起床!”

厉啸寒阴恻恻的声音传来,瞬间就让陈清河清醒过来。

他一骨碌爬起来,狠狠在自己脸上拍了几下,面前这些人都没有消失,最重要的是,柳青梵还在!

“总,总裁,夫人,这是,这是什么情况?”

陈清河觉得自己的语言能力已经退化了,他憋了好久,才说出这句话来。

云薇暖坐在陈清河的办公椅上,笑眯眯看着他。

“是不是觉得自己还像是在做梦?”

陈清河的眼睛有些呆滞,半晌才说道:“这难道不是梦?”

如果这是现实,总裁与夫人怎么会来?而且还与柳青梵一起?

据他所知,柳青梵与夫人包括总裁是没有任何交集的,甚至连柳家都没资格与总裁夫人搭上边。

但如果这是梦,为什么这个梦如此真实?真实到他扇自己几巴掌,觉得脸好痛。

厉啸寒想笑,却又碍于自己总裁的尊严,只得清了清嗓子。

“行了,赶紧去洗把脸清醒清醒,这都几点钟了,你还以为自己做白日梦呢?”

陈清河木然站起身来,迈着机械的步伐走到办公室自带的卫生间里,将水温调到最低,然后兜头冲下来。

水很凉,从他头顶浇下时,他猛然就清醒过来。

外面,依然传来云薇暖与柳青梵的交谈声,听上去很是愉快,像是很好的朋友。

甚至某个瞬间,他觉得柳青梵说话的语气像是自己的亡妻。

洗了个头,陈清河又换掉身上皱巴巴的衣服,收拾一番再出来时,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干练。

“总裁,您不是说这几天在家休假吗?怎么临时过来了?”

而且总裁就算上班,也是去总部那边,一般情况,他不怎么来分公司的。

“事,我本来确实在休假,但毕竟……嗯,我也是被迫营业的。”

用眼神指了指云薇暖的方向,厉啸寒表明了自己的苦衷,老婆发话,他能不来吗?

陈清河又望向云薇暖。

“是,我来找你确实有事,喏,就是因为她。”

云薇暖指向柳青梵,脸上始终带着笑,却让陈清河觉得总裁夫人这笑有些不怀好意。

“这位,你想必也是认识的吧?听说,你们早就认识?”

陈清河眉头微微皱起,却还是如实回答。

“是,我与柳小姐确实认识,但我们不熟,而且我未来也没打算与柳小姐有太过的关系。”

这话已经很明白了。

陈清河就差直接说:夫人你别白忙活牵红线了,我对这个女人不感兴趣。

但,云薇暖却依然在笑,丝毫没有因为陈清河这态度而生气。

“这是自然,人家柳小姐比你年轻十岁,你老牛吃嫩草也不合适,对吧?”

这话,不止让陈清河的脸色不太好看,也让厉啸寒有些……不高兴。

老牛吃嫩草?

媳妇儿,你这是在内涵我吗?

虽说我老牛吃嫩草,但是我胃好能消化啊,昨晚,到最后你是不是求饶了?

“我今天带柳小姐过来呢,也不是为了私事,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公私很分明。”

云薇暖清了清嗓子说道。

这话,着实让陈清河有些不齿。

呵呵呵,总裁夫人你说这话时,脸就不红吗?你还公私分明?

你之前刚进公司时,和总裁干以公谋私的事情还少?需要我一一提醒你吗?

但,这些话陈清河也只敢在心里瞎哔哔,毕竟,自己还是要工作的。

于是,陈清河点了点头,说道:“那您说,是什么事情呢?”

云薇暖笑眯眯说道:“我与柳小姐一见如故,很是喜欢她,然后又听说她家的遭遇,我表示很同情,而且我这个人又嫉恶如仇。”

只听到这里,陈清河心里已经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卧槽了,一般总裁夫人用这种语气说话时,肯定是没好事的。

果然,接下来的话,让陈清河险些栽倒在地。

“所以,你帮着柳小姐将属于她的东西抢回来,嗯,没错,就是柳家产业。”

云薇暖站起身来,走到陈清河面前。

“据我所知,现如今掌管柳家产业的人是柳小姐的叔叔,叫柳东坪?”

陈清河答了声是,接着说道:“还有个最大的股东,叫莫蕙,是柳小姐的小姨。”

云薇暖望向柳青梵,本打算问她是不是这样的。

但转念一想,这壳子里装的是柳明明的灵魂,问她也是白问,她知道个屁啊!

“柳家产业是柳小姐的父母一手创办,就算是她父母身亡,继承者也该是柳小姐,怎么能让鸠占鹊巢呢?”

云薇暖清了清嗓子说道:“所以,陈清河,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务必要将柳家产业尽数交给柳小姐,这不止是我的意思,也是总裁的意思。”

一旁,厉啸寒连忙表态。

“对,是的,伸张正义,这是每一位公民应该做的事情,嗯,就是这样。”

陈清河都没眼看自己家的总裁。

呵,自打结了婚,总裁的膝盖软的就没站起来过,夫人让他往东,他都不敢往东北,夫人让他往西,他都不敢往西南,就是这么的妻奴。

“这件事我会尽力,但,您带柳小姐过来是……”

总不能是让柳青梵来监督他的吧?

云薇暖又是一笑,笑得更加不怀好意了。“这不,柳小姐现如今身世可怜无依无靠的,甚至连学费都没着落,我让她来给你打工赚学费,那个啥,回头她就是你的秘书,你负责她的衣食住行,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