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厉晏慢慢的的低头,气息越发靠近她的时候,舒童童紧张的屏息,闭上眼睛,眼睫颤着。

厉晏的气息,越来越近,拂过她的脸颊,鼻尖,落在了她的唇上。

柔软的嘴唇,还未感受深刻的时候,敲门声突然将两人给敲开了。

舒童童反射性的睁眼,迅速转身,手指还捏着的书,认真看着。

倒是厉晏很是坦然,直起身来,看了眼脸红的小姑娘,这才开口。

“进来。”

进门的是指导员,看着两人的样子,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打断了什么。

“弟妹啊,”

“指导员,”舒童童起身,尽量忘记刚才的奇怪,笑着跟指导员打招呼,“叫我小舒就好。”

“哈哈哈,行,小舒,你今天工作结束了?要不要跟厉晏去食堂吃饭?你不知道,他们可都对你很好奇……”

舒童童有些尴尬,看向厉晏。

而厉晏直接替她拒绝,“不用了。她害羞。”

黄色裙子吹泡泡女生图片

“呵呵呵……行吧。”

指导员扫了一眼厉晏,不知道在想什么,“那你带小舒吃点别的。等日后,日后有机会,再过去。对了,小舒,我媳妇听说你来,上次还多谢你做的点心,她很喜欢,想要请你吃饭呢。这几天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吃个饭?”

“指导员不用这么客气的。”

“不是客气,日后你这也是家属了,你嫂子还厚着脸皮说想跟你学学手艺呢。”

“好,不用请我们吃饭,我做就可以。”

“那不行,不能让你做,你就跟你嫂子说说就行。她啊,其实即便说了,也不一定会做。那个人没哪方面天赋,以前也不是没人教过她,可是做菜就是难吃,哈哈哈……不过这话,你可别跟你嫂子说。”

指导员说笑着,没多会就走了。

房间内,骤然还是两人的时候,舒童童转头突然对上了厉晏的黑眸,她又想到了刚才那个一触即分的吻。

她迅速的转身,背对着厉晏,开口的声音,都带着几分紧张。

“那个……我们现在要出去吃饭吗?”

“如果你不想出门,我去食堂打饭回来。”

“啊?……”

舒童童对厉晏这个问题,突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她其实也不是必须要去外面吃,可是在宿舍内,总有种暧昧的感觉。

舒童童不知道厉晏是故意这么问。

她点了点头,“好。”

厉晏套上外套,“嗯,我去打饭。”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转头,问了舒童童一句,“喜欢看……那本书吗?”

说完,他就走了出去。

而舒童童看着桌上的书,忽然抱着脑袋,懊恼的呻吟着。

天啊,她真的是太蠢了,简直尴尬死了。

啊啊啊啊……

内心的小人在持续尖叫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这种尴尬。

反正厉晏回来的时候,舒童童已经像是调整好了自己,面带微笑,没有什么尴尬。

两人就这样坐下来,坐在桌旁,面对着,吃着饭菜。

谁都没有说什么话,安静的吃饭,倒是没有太尴尬。

索性,两人吃饭都不慢,吃过饭之后,舒童童主动接了餐盒走去洗手间洗了干净。

将餐盘放好,擦了擦手,她看了看时间,忽然道:“这个时间还早,我昨天跟酒店厨房说了,借他们厨房一用。而且我也买了一些材料,这会儿你送我回去做吃的吧。而且,上次给你做的很多吃的,其实第一时间吃到味道更好,不过你要回来,带着的话后来味道还是差了些。”

厉晏不想麻烦舒童童,但是看她说的这么坚定,她是必然要做的,便也没有再阻止。

开着车子将她送回了酒店,然后跟酒店那边的人打了招呼之后,就去了后面厨房。

这个时候,厨房没有什么人,舒童童写了手,处理材料。

而厉晏站在一旁,看着她。

他身形挺拔,就站在厨房里,总让人有种压迫感。

舒童童无奈,“要不你先回去?”

“我帮你处理食材。”

说着,就先去剥葱,蒜之类的,而舒童童笑了下,“好,谢谢你。”

“不用跟我道谢,我应该谢你。”

舒童童笑的眼睛弯弯,心情很好的回答,“那我们就都不要互相谢了。我很喜欢做吃的,对我来说这也是一种放松精神的方式,不用特别想太多。”

厉晏很意外,舒童童会有这样的想法。

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明明年纪不大,却总有种习惯照顾别人,会做很多事情,温柔体贴的样子,这种样子,通常都会在年长一些女人身上才有的感觉。

毕竟现在的女孩子,基本上都是娇养的,不能说什么都不会,但是至少不会这么多,或者是甘心高兴的去做这些事情。

“你还会做什么?不,你喜欢做什么?”

厉晏忽然开口,似乎要闲谈的意思。

舒童童没停下手中的动作,边工作边回答,“我喜欢的挺杂的,以前在老家,空闲的时候,做些小娃娃,用破布条做的,也跟村里的木匠做过木工活,还学过刺绣,后来因为好奇,也学了纺织,当然做饭是最喜欢的……其实只是喜欢,并没有做的很好。”

即便不会很好,可是也很让人惊讶了。

她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情。

“我会的很少。”

“不会吧?他们都说你文武双。”

“不是,我只擅长我自己的专业和领域。”

舒童童笑着,“你在你的专业领域已经是顶尖了,这才是让我这样的人最羡慕的。我会的这些,其实都没有什么用的……”

这年头,会这些根本没用,又不是生活在古代,任何需要的,都能买得到。

“只要自己喜欢就好。”厉晏这么说。

“嗯,确实,我很喜欢。”

舒童童又看了眼厉晏,对这样两人的状态很享受。

不知道想到什么画面,她小脸儿微微红了红,赶紧低头继续。

厉晏起身,将处理好的葱蒜洗一洗,不经意扫过小姑娘红红的小耳垂,深沉的黑眸闪过一抹光芒。

洗过之后,就靠在了水池边,跟她只隔了不到一米的距离,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童童。”

“嗯?”

舒童童疑惑的抬头,下一秒,面前一暗,唇上就被一抹柔软覆盖。

这是——

厉晏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