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

   青城寒风萧瑟,气温骤降,几乎要将人冻僵。

   青城第一人民医院,忽然一阵急促又喧嚣的声音,打断了大多数人的安静。

   几位荷枪实弹的特警,带了一位神秘的病人,院长甚至大半夜的亲自带着一干专家医生们,都聚集在一起,只为了一位病人。

   值夜班的医生和护士,看着这情况,心中警惕起来。

   这怕又是什么重要人物了?

   不然这么大规模的出动,可是少见。

   不过他们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就是比平时更紧张而已。

   而几名专家名医给昏迷的许星辰仔细检查的时候,一架直升飞机此时落在医院的楼顶上。

   凛凛寒风,以及机翼旋转带来的巨大的狂风吹拂着男人的衣襟,掀起翻飞。

   邵怀明的脸色,却比这凛冽寒夜更加的冰冷,跳下飞机,他直接冲了下楼,一分一秒的时间,对他来说都是煎熬。

   何青云跟在后面也迅速下飞机,追了上去。

   清闲自在清纯居家女孩

   特警站立一旁,青城警察厅厅长,则坐在手术室外面等着。

   安静肃立的走廊,突然一阵急促却重重的脚步声响起,刘厅看过去,便见一位一身黑色大衣,面容英俊,却深沉冰冷的男人迅速走过来。

   男人看都没有看他们,就要往里冲去。

   却被刘厅直接拦住。

   刘厅正好对上男人的眼眸,黑色,浓重如深渊,那里面,看不出任何的情绪,饶是刘厅见过各式各样的人,却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一双眼睛。

   但是他很快回神,“邵先生?”

   邵怀明冷厉的目光落在刘厅身上,颇具压力,而刘厅也感受到了他身上的那种带着紧张和深沉的克制。

   刘厅重重的捏住了邵怀明的手腕,“邵先生,里面的医生都在治疗,你不要激动。”

   邵怀明克制住自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按住了刘厅的手臂。

   “刘厅,我知道。”

   刘厅点了点头,而邵怀明再没说什么,站在一旁,紧绷着,挺拔修长的身体,肃立,却仿佛蕴含着可怕的力量,不知道什么时刻就会突然爆发。

   何青云这会儿,负责替邵怀明做好其他工作。

   更刘厅长寒暄,了解情况,并且道谢……

   刘厅长一旁的队长开口道:“许小姐应该是没有大碍的。”

   他简单描述了他们到的场景,以及去的时候还算及时,所以,许星辰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伤害。

   可是,他说这些,何青云却心里狠狠的一颤,感受到所有的气氛,越发冰冷。

   仿佛外面的凛冽又涌了进来。

   他看了眼邵怀明,只觉得未来,青城,不,不只是青城,恐怕是很多很多的地方以及人事,都会腥风血雨了。

   那个钱局长的底子,何青云在下了飞机之后,就已经打了电话调查了。

   而现在,一些最基本的资料已经在他手中了。

   钱局长怎么升上来的,上面有什么靠山,下面有什么支持者,都在他手中捏着。

   腥风血雨,这四个字,何青云绝对不会是随便说说的,那个车祸之前,冷酷无情的让人恨的怕的邵三爷,在车祸之后,很多人都绝对他变了。

   只有何青云,这个一直在邵怀明身边多年的助手,却觉得,不是邵三爷变了,而是他更深不可测,将自己以前的性子隐藏收敛了起来。

   可真正的邵三爷,其实根本就没有变过的。

   何青云在身后,不时的电话被打过来。

   顾廷川,林晏,蒋山东……

   邵怀明今晚这么大的动静,瞒不过人的。

   何青云都没有透露为了什么,在三爷开口之前,他都不敢多嘴的。

   直到手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陆续几位医生护士都走出来。

   院长亲自动手,这会儿看到了刘厅长,邵怀明他是不认识的,所以只冲着刘厅长说话。

   “刘厅长,许小姐没事儿,只是身上有些鞭痕,已经处理了,好好养护,不会留疤,还有一些烫伤,溺水……其他的,惊吓居多……”

   院长每说一句话,刘厅长便看着邵怀明额角的青筋多跳一下。

   刘厅长叹息了声,拍了拍院长的肩膀。

   “谢院长,谢谢了。”

   邵怀明没有多说什么,跟着推出来的病床,看到了躺在上面,脸色惨白的小女人,他迅速跟上去,去了病房。

   ……

   邵怀明一直坐在床边,握着许星辰的手,深邃的黑眸深深的落在她的小脸儿上。

   脸上还有些擦碰的伤痕,原本就惨白的小脸儿,伤痕格外的明显。

   邵怀明像是自虐般,看着那些泛红的伤痕,一遍遍的用小女人这些伤痕来凌迟自己的内心,他只有疼痛,才能让自己好受一些,像是许星辰身上的所有伤害,能够让他承受才可以。

   何青云在外面,一直犹豫了很久,才轻轻的敲门走了进去。

   “三爷……”

   邵怀明一动都没有动。

   何青云压低声音,还是开口道:“人已经暂时被刘厅给压住了。但是,刘厅的压力很大,他没有足够的证据,能够一直关押他。”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钱红军只是伤害女人,或者他都能反咬一口,是跟女人的情趣。

   况且他现在的地位以及上面的人的保护,想要彻底弄死钱红军,是缺乏证据,没有任何的理由的。

   刘厅那边暂时扛住了,至少他故意伤害许星辰,还能够扣一段时间。

   但是,要更强有力的打击,刘厅其实还是需要邵怀明的配合。

   其实,这本来也是青城一些两派的斗争,他们正愁找不到把柄和机会呢,邵怀明就送上了这么个机会,他们肯定得好好的利用。

   听了何青云的话之后,他这才稍微动了动,低头,亲吻了许星辰手背,轻轻的放下之后,又细心的将她的手掖进了被子里,起身,大手抚摸着她的脸颊,深深的看了几秒之后,这才真正的恢复了邵怀明该有的样子。

   站在病房门口,邵怀明阴鸷冰冷的沉着表情,周身厚重的威压,是何青云从来都没有感受到的。

   就连当年跟第一位夫人离婚的时候,三爷都从来没有这样过。

   何青云自己都有些心里发怵。

   “三爷,”

   邵怀明接过了何青云手中的电话,他直接拨了几个电话,声音没有起伏,有的只是冷酷无情的,在一言一语中,将很多人的命运重新安排。

   在惊恐的睡梦中的许星辰,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这些事情。

   她是在不安的,在梦里不断的逃跑,却又一次次的被惊吓,伤害……

   “啊……”

   惊叫一声的许星辰,突然从噩梦中惊醒,惊恐的瞪大眼睛,剧烈的喘息着,眼睛毫无焦距的看着头顶上的一片白色。

   “星辰,星辰,不怕,不怕……没事儿了,没事儿了……我在这里……”

   她被抱入了一个宽厚结实的怀抱中,熟悉的气息,让许星辰很缓慢的,察觉到了身边的人的存在。

   许星辰看着眼前的男人,清晰凌厉的五官,眉间深深锁着,漆黑的眸中,有着从来不外放的情绪。

   是在担忧她吗?

   许星辰不知道为什么,她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在邵怀明的怀中,痛苦发泄。

   她只是虚弱的笑了笑,声音嘶哑的开口,叫了他的名字。

   “怀明……”

   邵怀明心又狠狠的一疼。

   许星辰伸手,去抱着他,而邵怀明也迅速将她抱紧。

   她在他的怀中,低低的开口,“怀明,我刚才做了个噩梦,很可怕,可是,我已经不记得梦里是什么了。”

   邵怀明身体一僵,但是,大手还在安抚的抚摸着她的后背。

   “没关系,我在这里,不要怕。”

   “嗯,你在我就不怕了。”

   许星辰许久都没有再说话了,安静的靠在邵怀明的怀中,不知道是不是又重新睡着。

   邵怀明也一直这样抱着她……

   天亮。

   许星辰醒来,就感觉到自己一直被抱在邵怀明的怀中。

   她活动了一下,邵华明立刻惊醒,低头去看她。

   “醒了?”

   许星辰勾了勾嘴角,“嗯。”

   她想起来了,昨晚上,她被那个可怕的男人给带去了偏远的别墅,叫天不应的被折磨着。

   现在想到还忍不住的身体一冷。

   邵怀明察觉到她的颤抖,立刻又抱紧她。

   大手轻拍,安抚,“不要怕,没有人再伤害你了。”

   许星辰低低的应了声。

   一会儿,许星辰才放开了他,然后靠在床头坐着。

   她看着邵怀明一夜过去,竟然有些憔悴,青髭冒出来,头发有些乱的样子,她自己都有些心疼。

   “你是不是一夜没睡?你连夜赶回来的?”

   邵怀明只含糊略过,并没有多说这些。

   许星辰点头。

   邵怀明大手轻柔的拂过她的脸颊,撩开她额前的发丝,低沉的说:“先去洗洗脸,我去准备早饭。一会儿有医生过来给你检查一下。”

   “好。”

   许星辰刚要自己下床,没想到,邵怀明却直接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走进了里面卫生间。

   房间是高级的单人病房,有独立卫生间,各样家具也齐,像是个公寓一般。

   许星辰站在卫生间里,看着邵怀明还不打算离开的样子,不由得小脸儿微红。

   “你先出去吧,我自己能行的。”

   邵怀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察觉到小女人的局促,他这才转身退出去。

   许星辰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憔悴惨白的样子,额头还有很重的红肿,身上隐隐的疼痛,都在提醒她,昨晚上的可怕。

   她是很坚强,但是遇到了这种事情,如此可怕,从来没有面对着如此恐怖的人性,她的心里,怎么能够如此快的平复。

   更何况,她想的不只是自己逃脱了钱局长的伤害。

   她想的更多的是,钱局长的有权有势,他们对上钱局长,又能够将他告倒吗?

   许星辰更担心的是未来很大可能的黑暗。

   房间内的邵怀明,听着里面的水声之后,他让何青云买了早饭带来,还有吩咐了一切相关人等,不准来打扰。

   早晚是要坦白身份,但是不是现在,不是在小女人受到如此大的惊吓之后,这不是个好时机。

   等许星辰出来之后,素着小脸儿,额前的发丝微微湿润。

   邵怀明上前,拉过她的小手,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来,亲自摆开了早餐……

   他的态度,真的是巨大的转变。

   许星辰吃着早饭,看着邵怀明一直都专注又温柔的伺候她的样子,想着平日他大爷似的样子,都是被人伺候的,现在真的有些不习惯。

   许星辰笑了笑。

   邵怀明挑眉,“笑什么?”

   她摇头,“没有,只是看到你,很高兴。”

   邵怀明幽深的黑眸,微微眯了眯,也勾起一抹浅淡的笑容。

   “以后,不会再让你看不到我的。”

   这是承诺吗?

   许星辰不管这是不是能够实现,反正他这么说,她是很开心的,心里也很踏实。

   吃过早饭,医生过来查房,护士也给许星辰身上的伤换药。

   许星辰没有察觉到任何的不同,唯一觉得心里不安的,就是太平静了。

   她侧躺在床上,又醒来之后,看着邵怀明坐在沙发里,修长的手指捏着一本书,阳光从背后撒进房间,笼罩在他周身,细细点点的尘粒漂浮在空中,温暖又岁月静好的一副画面。

   “怀明~”

   邵怀明这才抬眸,放下手中的书,身子已经迅速起来,走到她的病床前,弯腰俯身,大手抚摸着她的小脸儿。

   “醒了?”

   他的语气充满了担忧,不知道是不是怕她再做噩梦。

   许星辰只笑了笑,“嗯,你别紧张。”

   邵怀明坐在床边,深深的看着她。

   许星辰这才,终于问出了她心中一直惦记着,担忧着的事情。

   “我被救了,是万幸。可是,那个钱局长,是不是不好对付?你不要瞒着我做什么,如果有什么,我们一起面对,好不好?”

   她去抓住了邵怀明的一直大手,紧紧的用力,让自己的态度,传递到让他明白。

   邵怀明的反应,却不过是轻笑了一声。

   “你想多了。”

   “嗯?”

   “他之前就被人盯上了,现在,自身难保了,不会再为难我们了。你放心,你安心养病,其他的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真的?那是被谁盯上了?怎么会?”

   许星辰似乎很想要知道的,邵怀明本想糊弄她一下,但是又改变主意了。

   他便将事情,稍微隐藏以及重新编辑一下,大体便是钱局长本来就因为各种贪污受贿以及伤害女人,被反贪局的给盯上,不过他一向谨慎,没有被找到证据,这次,抓住了钱局长,没想到正好在他的别墅内找到了很多证据赃款,之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了,钱局长已经被控制起来,他也绝对逃不出来了,尤其他的那些靠山,上头的人,也因此被牵连出来。

   简单说过之后,邵怀明抓着小女人的手,轻吻了下。

   “所以,你没事儿,我也没事儿,我们都没事儿的。”

   这下子,许星辰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而她也终于又如释重负的笑了笑,对邵怀明说:“怀明,我跟阿雪说过,结婚之后,我的运气变的原来越好。你看,我们又没事儿了,这都是你旺妻吧?”

   邵怀明晦暗的眼眸闪了闪,“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嗯,我相信你的。我也会保护你的。”

   她不是只躲在男人怀中需要保护的人,她可以跟邵怀明相互扶持,互相保护对方的夫妻。

   ……

   一周之后,许星辰出院回家。

   她住院的事情,谁都不知道,公司的人,也不清楚。

   许星辰更没有告诉秦雪,省的她担心。

   所以,一切都还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许星辰认为的风平浪静之下,整个青城包括涉及到的帝城,这周时间,却涌动波澜不断。

   顾廷川这一周时间难得的清心寡欲了,他好不容易歇下来,跟蒋山东,林晏几人,一起坐下来喝酒,倒是没有叫额外的女人。

   几人一开始都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都被三爷这次的发飙给吓着了。

   这会儿,虽然狂风掠过之后,他们没有受到波及,但是总觉得心有余悸。

   蒋山东叹息了声,而顾廷川突然开口。

   “三爷是认真的。”

   为了个女人,为了心疼自己的这个女人,竟然一下子拉下了好几个官员,虽然他们本来其实也是被盯着的,但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邵三爷不择手段,也是让人忍不住的害怕。

   顾廷川以前打的那些小主意,现在,都熄了。

   “以后,三嫂……那就是真正的邵夫人了。”

   都做到这个程度了,邵三爷对许星辰,还能不真吗?

   蒋山东也喝了口酒,道:“明白了,川哥。幸好还没那什么,不然要是曝光了三爷身份,我怕是今儿能跟那姓钱的一样死了都不知道为什么。”

   兄弟两又碰了碰酒杯。

   林晏倒是有些好笑。

   “三爷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不过,我倒是真的很好奇,将来,三爷掉了马甲之后,三嫂会怎么反应?”

   他这么一说,几人都也来了兴致。

   是啊,真的好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