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栗霖?”

这两个人搅合在一起干什么?

唱二人转?

白尽意‘嗯’了一声:“之前栗霖没什么资源,这段时间倒是有不少好资源。”

不管有多少黑料,只要能拿到资源,有人愿意捧,这个人就依然能活跃在荧屏上。

秋橙现在要捧栗霖。

自然有人给她面子。

“堂姐很闲啊。”初筝不明所以的说这么一句。

白尽意立即接话:“橙阳最近有批货有点问题,我让人去走动下,给他们争取一个官方头版报道。”

初筝递给白尽意一个赞赏的眼神。

白尽意办事效率很快,没过两天初筝就在新闻上看见了橙阳公司。

何静晒拍纯真美颜

公司陷入丑闻中,秋橙忙得焦头烂额,到处跑关系。

橙阳是秋橙从CAG分出去的,很多关系网都是CAG的。

白尽意估计是给人打了招呼,秋橙并没得到太多帮助。

秋橙在某天亲自拦住白尽意。

“秋橙小姐。”白尽意语气冷漠:“有什么事吗?”

秋橙:“白尽意,做事不要那么绝。”

白尽意:“秋总,我只是在教会一个道理。”

秋橙冷笑:“教我道理?什么道理?”

白尽意:“小姐想要对付,就是一句话的事。秋总现在能好好的,不过是小姐对没兴趣,秋总好自为之。”

秋橙:“……”对她没兴趣?

当事人初筝表示:不是没兴趣,是她搞死秋橙就倒带。

得让她痛苦,得让她看着自己一路出任CEO,花钱如流水,迎娶白穷美!

秋橙因为那批货,不仅上了官方通报,还被各种罚款。

虽然最后没有让公司垮掉,可是公司确实不容乐观。

秋橙愁得头发一把一把的掉。

“让联系的人怎么样了?”秋橙烦躁的问旁边的助理。

助理:“秋家那些老家伙一个比一个狡猾,他们根本就不信我们说的话,说……您真想抢回去,就做出成绩给他们看。”

CAG里还有很多秋家人,都掌握着不少股份,有话语权。

秋橙想要从内部瓦解敌人。

所以一直在联系那些人。

然而那群老狐狸压根不搭理她。

但是话语间也没拒绝。

那意思就是只要做出成绩,他们也还是会考虑重新支持她。

秋家有秋家的规矩。

一旦到了年纪,就不能再亲自参与集团的决策,集团需要不断注入年轻血液,与时俱进,防止被老一辈的思想禁锢在原地。

但是他们手里的股份,却可以用来支持新一派。

初筝当初就是获得大部分的人支持,才能坐上去。

只要秋橙把这些支持票拉回来,她就可以重新回到CAG。

可是这群老家伙给她打哈哈。

她要是能用橙阳做出非凡的成绩,她还回来干什么!!

“秋总,不如我们……”助理想到一个点子,附耳说给秋橙听。

秋橙当场否决:“我要是这么做,不用秋初筝动手,我就会被处理掉。”

助理不太懂:“为什么?”

秋橙:“秋家的第一条规则,绝不允许破坏集团利益。”

大家可以随便斗,但是绝对不能置集团利益不顾。

如果真的有人敢这么做,那就是秋家公敌。

到时候别说帮她对付初筝,不人人踩她一脚,都是好的。

助理:“可是他们先动的手……”

秋橙脸色难看:“橙阳已经脱离集团,它不属于集团产业。”

当初她为了把橙阳独立出去,费了不少劲。

独立有独立的好处。

比如在那场争斗中。

只有她手里的资产最多,过得最好。

也有坏处。

就是她不再受秋家的一些规则庇佑。

助理眸子滴溜溜的转两圈:“秋总,那如果……让集团利益受损的是秋初筝呢?”

秋橙看助理一眼,挑眉笑起来:“也不是那么笨嘛。”

助理嘿嘿的笑两声:“都是秋总教导得好。”

秋橙指尖敲着桌面思考,片刻后抬手示意助理:“去把栗霖叫过来。”

夜寐继《雪域》之后,新剧也在播出后,迅速走红。

虽然不是因为夜寐,不过夜寐在剧中表现出色,进步巨大,受到不少人好评。

夜寐出席一场活动的时候,撞见了栗霖。

栗霖不知道跟谁来,看上去脸色不太好,看见他,一句话都没说,直接走了。

“哥,干嘛呢,一会儿就到上台了……”非哥找过来,拽着他往回走。

“我刚才看见阿霖了。”

非哥:“管他干什么,我告诉,秋总可说了,不许再联系他,不然就打断栗霖的腿。”

夜寐:“……”

他就是说一下而已。

夜寐确实没有再想过要对栗霖如何。

他现在已经想开很多。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对不起栗霖,这么多年来,他付出得也够多了。

是时候放下了。

夜寐想和栗霖划清界限,可栗霖却找上门来。

一改以往冷嘲热讽、怨恨的态度,竟然挺平静的叫他一声:“哥。”

初筝回到别墅,发现夜寐竟然在,手里抱着团白乎乎的玩意。

初筝眸子顿时一亮。

“回来了。”夜寐抱着那团白乎乎的东西走过来,是只小狗。

夜寐有些迟疑:“那个,下个剧要用的,剧组那边让我先养两天,培养下感情。不介意吧?”

初筝不喜欢养这些。

可是有人代劳,她还有毛毛摸,自然不会拒绝。

不过当着夜寐的面,初筝克制住了:“随便。”

夜寐将白团子放回笼子里,给初筝倒了水,一通忙活后,这才坐到她身边。

“我想和说件事。”

“说。”

夜寐抠着自己手指,斟酌着语句。

“我……前两天参加活动的时候,遇见了阿霖。”

初筝听见这个名字就觉得不爽。

好人卡怎么还惦记着他!!

“阿霖来酒店找我了。”

初筝不耐烦:“他又想干什么?”

夜寐摇头:“没……他就是来跟我说话。”

初筝:“说话?确定他不是去打?”

“不是。”夜寐顿一下:“我觉得阿霖有些奇怪。”

栗霖突然跟他说,以前都是他不懂事,是他自己翻不过去那个坎。

让他这么多年受了委屈。

还说以后他不会再那样……